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陳發虎、吳紹洪:爲什麽說賀蘭山是我國重要地理分界線

2020-09-14 學習時報
【字體:

語音播報

  賀蘭山脈位于甯夏回族自治區與內蒙古自治區交界處,北起巴彥敖包,南至毛土坑敖包及青銅峽。賀蘭山脈爲北北東(NNE)走向,南北長200多公裏,寬約30公裏。山地海拔高度在2000—3000米,主峰位于銀川西北的敖包疙瘩,海拔3556米,是甯夏與內蒙古地區的最高峰。賀蘭山東面陡峻,臨黃河河套盆地、黃河銀川盆地和鄂爾多斯高原,西側地勢和緩,連接阿拉善騰格裏沙漠。賀蘭山地處西北內陸幹旱地區和東亞季風區之間,由于賀蘭山高大山體的存在,造就了“塞上江南”的勃勃生機。

  賀蘭山是我國重要的氣候過渡帶,具有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東面是東南季風的末梢,高大山體既阻擋西北寒潮,也將東南季風尾闾的水汽阻擋留下。山體的東西兩側氣候狀況具有顯著的差異,東邊以銀川和陶樂台站爲代表,西邊以阿拉善、吉蘭泰和巴音毛道台站爲代表。無論是從多年平均氣溫還是≥10℃積溫看,山體東側都要比西側更溫暖,銀川平原的無霜期可以達到120—170天。降水量由山麓向山頂逐漸增多,即山下200毫米逐漸增加到山頂400毫米以上,降水量具有明顯的垂直分異現象。降水量的年際變化很大,山體上部豐雨年其降水量可達600毫米,欠雨年則不足200毫米。降水的年內分配也極不均勻,全年降水量的60%—80%集中在6—8月份。再往西的吉蘭泰和巴音毛道年降水量就只有110毫米以下,到了緊鄰的騰格裏沙漠中央年降水量甚至不足50毫米。賀蘭山東坡水的徑流量超過7100萬立方米,年徑流系數(降水量轉化爲徑流量的比例,越接近1,降水轉化爲徑流越多)爲0.12—0.15,平均徑流深度(把徑流總量平鋪到全流域面積上所得到的深度)約爲22.4毫米。地表徑流中常流水約爲四成,7—8月局部常有短急的暴雨洪水發生。賀蘭山日照充足,熱量資源比較豐富,年平均日照時數超過3000小時。

  賀蘭山是我國重要的植被過渡帶,山地植物群落垂直分異明顯。賀蘭山向東的水平地帶性植被帶依次爲典型草原、森林草原,其西則主體爲荒漠草原、荒漠植被。賀蘭山東坡比西坡溫暖和幹燥,森林面積遠小于西坡,並分布一些酸棗和虎榛子等喜暖中生灌叢。從土地覆被上看,賀蘭山西面與東面有顯著的差異,除了山地上的林灌,在山麓都是草原或荒漠草原的景觀。但西面過了阿拉善基本上就進入騰格裏沙漠,一片荒漠的景觀。而山麓向東則進入了廣大的草原景觀,到鄂托克旗、鹽池等地以及再往東都是草原的景觀。在銀川平原有大片的農用地,盛産大米、西瓜、蘋果、枸杞等,被譽爲“塞上江南魚米之鄉”。

  賀蘭山本身的植被也存在明顯的垂直地帶性。其分布特點是,海拔1600米以下分布著山前荒漠與荒漠草原帶,海拔1600—1900米的山麓與低山是草原帶,海拔1900—3100米爲中山和亞高山分布針葉林帶,海拔3100米以上的高山與亞高山分布著灌叢草甸。而坡向的差異很大,在低山部位,陽坡主要分布著草原,陰坡則主要是中生灌叢。在中山帶,陰坡是以青海雲杉林爲主,陽坡則是灰榆、杜松疏林和其他中生灌叢爲主,森林斑塊現象明顯。3000米以上陰陽坡差別不明顯。整個山體從南到北也有明顯的水平差異,中段高海拔地方以森林和中生灌叢指標爲主,南段和北段顯示出較高的荒漠化程度,林地的面積比較小。1988年國務院公布賀蘭山自然保護區爲國家級保護區,面積超過6萬公頃,主要野生動物物種有馬鹿、獐、盤羊、金錢豹、青羊、石貂、藍馬雞等180余種。

  由于氣候和植被的分界作用,賀蘭山也成爲了我國重要的自然地理景觀界線。賀蘭山以西爲我國內流區,屬于自然地理的西北幹旱區,地表以戈壁、綠洲和流動性大的原生沙漠爲主,從東到西依次爲騰格裏沙漠,具有世界上最高大沙山的巴丹吉林沙漠,極端幹旱的庫木塔格沙漠,我國最大、有“死亡之海”稱號的塔克拉瑪幹沙漠,北疆的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這一區域也是傳統廣義上的內亞地區。賀蘭山以東的沙漠實質上都是沙漠化導致的沙地,名稱上也多用沙地稱呼,從西向東依次爲緊鄰賀蘭山北段的烏蘭布和沙漠、庫布齊沙漠、毛烏素沙地、渾善達克沙地、科爾沁沙地、呼倫貝爾沙地,在曆史上都是環境相對優美的草原環境,甚至森林草原環境,曆史上曾經有許多古城,甚至是少數民族的首府所在地。實際上,賀蘭山也是我國綠洲—遊牧經濟和農業經濟的重要界線,以西以小片綠洲和廣大草地、戈壁、沙漠爲主的遊牧經濟區,以東是我國傳統的農業區以及農業和牧業競爭區域,曆史上的過渡開墾和放牧導致了嚴重的沙漠化問題,是我國北方人工林帶和沙漠化治理的重點區。

  賀蘭山高大山地的坐落對西北高寒氣流向東南流動起到了阻擋和削弱的作用,同時對東南季風潮濕氣流的西進也起到了阻止的效果。此外,還遏制了騰格裏沙漠的東移。賀蘭山改變了周圍環境的特征,東西兩側無論在氣候狀況,以及與氣候相適應的植被景觀和生産力方面都顯示出明顯的差異。因此,賀蘭山是我國西北地區一條重要的地理界線。由于這一地理界線的存在,孕育了富庶的銀川平原,將銀川平原從西面的純牧區分隔出來,演變成爲半農半牧區,因此也是我國西北地區一道重要的生態屏障。

  陳發虎,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地理學會理事長、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吳紹洪,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