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交出亮眼成績單,中科院科發局局長嚴慶詳解——

如何为科技成果轉化注入催化剂

2020-05-22 中國科學报 赵广立
【字體:

語音播報

  近日出版的《中国科技成果轉化2019年度報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國科學院2018年度科技成果轉化成效突出。中科院有4个单位入围2018年高校院所“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3种方式转化科技成果合同金额”前10名,其中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上海药物研究所、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位列前三。

  此外,在“2018年高校院所獎勵個人現金和股份總金額”“2018年高校院所以技術轉讓、技術開發、技術咨詢、技術服務方式轉移轉化科技成果合同金額”的榜單上,中科院屬單位也表現不俗。

  在促进科技成果轉化工作中,中科院哪些具体措施发挥了良好的效应?在深入推进技术成果转移转化方面还将作何部署?就此《中國科學报》专访了中科院科技促進發展局局长严庆。

  做“催化劑”和“加速器”

  《中國科學报》:对比2018年发布的报告,中科院2018年的科技成果轉化成绩相较2017年有了明显进步。结合中科院早在2016年就正式启动的“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专项行动”(以下简称专项行动),请谈一下该行动对于中科院促进科技成果轉化起到了哪些作用?

  严庆:中科院近年来科技成果轉化成绩向好,背后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成果的积累,得益于中科院从“知识创新工程”开始的一系列科技成果源头供给,这是科技成果轉化的客观基础。

  二是环境的塑造,得益于自“十三五”以来,我国自上而下营造出非常好的利于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氛围,这其中包括《促进科技成果轉化法》的修订和颁布,包括各部委、各地方一系列配套政策的就位。中科院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正式启动了专项行动。

  專項行動的開展,在加速中科院相關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中扮演了“催化劑”和“加速器”的角色。

  首先,专项行动在中科院形成了有利于成果转移转化的文化和氛围,推动了研究所有组织地开展成果轉化工作,科学家不必再“单打独斗”地去转化。如中科院在《报告》中榜上有名的几家研究所,都在组织管理上下了很大功夫;其次,在“专项行动”框架下,中科院各研究所有的放矢地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轉化的配套方案和激励措施,有的还成立了所级管理服务平台,这使得中科院科技成果能够快速实现集中转移转化。

  《中國科學报》:在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力度上,中科院制定相应政策时有哪些考量?

  严庆: 在对科技人员的激励方面,中科院比原来加大了力度。高校也是如此,有的甚至都在探索把成果轉化收益全部划归科研团队,这是比较有突破性的。

  僅靠科研人員自己的積極性,要想完成一項或一系列成果的轉移轉化,特別是比較大、有影響的成果的轉化,其實是很難的。這時候研究所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就很重要。

  一支有一定专业性的从事成果转移转化的队伍,在科技成果轉化方面发挥着很大作用。我们在专项行动中,将进一步健全转化服务团队建设,除了激励成果发明人,也要调动技术转移专业人才的积极性。希望通过激励并将他们组织起来,形成一股促进科技成果轉化的重要力量。

  積極開展“中試資源共享”

  《中國科學报》:在接连两年的报告中,其中一项数据是“高校院所设立专门的技术转移机构”比例。在2017年,全国高校与科研院所中,仅有9.5%(264家)的单位设立了专门的技术转移机构,其中只有19家认为其专门机构发挥了重要作用;到了2018年,这两组数据分别是688家单位(21.5%)和307家。

  可以看出,這組數據雖然增幅很高,但其實也反映出,高校院所對“設立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存在分歧,而且即便設立了專門機構,也有超半數的高校院所不太認可該專門機構的重要性。你認爲這組數據背後的問題是什麽?中科院旗下的科研院所是如何看待和部署的?

  嚴慶: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這也是之前一直困惑我們的問題。

  首先我認爲,其實高校更應該建立這樣的專門機構,因爲高校體量很大,研究所則體量各異。

  從報告中上榜的研究所來看,中科院工程熱物理所、上海藥物所等研發力量強且研究領域側重于應用導向,在成果方面有積累且有可能會源源不斷地産生,這樣的研究所,我認爲有必要設立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事實證明這次上榜且表現好的研究所,也正得益于這樣的機構。

  不過,我大膽預測,在今年報告中表現好的研究所,在未來某年可能就沒那麽亮眼了,因爲一個研究所總有那麽多可轉化的成果不太現實。

  因此中科院一方面鼓励那些长期在成果轉化方面做得好的研究所去建立专门的技术转移机构,一方面也在专项行动中提出建设一个集中运营的技术转移机构,为全院科技成果轉化提供支撑。

  这个机构就是2016年7月成立的中國科學院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中科院IP中心)。经过3年的试运营,现在的中科院IP中心经过重组,已进入第二期运营。

  《中國科學报》:进入第二期运营的IP中心有什么变化?

  严庆:目前的中科院IP中心,在努力引导研究所知识产权运用和科技成果轉化工作向专业化发展的同时,还围绕中科院成果轉化相对集中的三大领域——IT、医药、化工,分别依托中科院计算所、上海药物所、大连化物所建立专业性的IP运营管理的“分中心”。

  分中心类似在中科院范围内的“中试资源共享”,这些依托单位在促进相关领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上都有很多软件和硬件的积累,我们通过分中心的建制上升到为全院这些领域的成果轉化服务。

  這也回答了研究所“要不要建立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的問題。一些偏基礎研究或規模小的研究所,可能沒必要設立專門機構,它們的成果可以通過分中心實現轉化。

  此外我們也希望,通過專業領域的分中心可以把一些成果“打包轉化”。比如化工材料領域的成果很多,但也很散;單個成果的經濟價值不太高,如果涉及到國際競爭,小而散的成果的知識産權保護也很容易被規避掉。我們設想通過分中心能夠把不同研究所的成果嫁接、打包、整合轉化,進而産生增值。

  成果轉化正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中國科學报》:除了进一步推进IP中心的“升级”之外,中科院在院级层面下一步还将重点关注哪方面的工作?

  嚴慶:我們希望接下來在創投基金這方面下功夫。我們起先在專項行動中也明確要加強中科院科技創新資源與社會生産要素的緊密結合,加快形成創新鏈、産業鏈和資金鏈有效聯動的融合發展體系。

  目前的做法是聯合中科院已有的創投資源,專門面向中科院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設立一個“聯動創新母基金”,然後通過與文化理念相契合的社會資本的合作共同作用,幫助科研人員的科技成果逐步走向社會。

  在這方面的工作中,此前的一些進展不盡如人意,但是這條路、這個方向我們還要繼續推進。

  《中國科學报》:在成果轉化项目的支持方面,中科院科发局在选择上有哪些取舍?

  嚴慶:中科院好的成果、明星項目,很受各類資助的青睐。但是我們注意到,有些項目是需要從頭培育、孵化的,有些項目是具備一定熟化水平的,因此我們的定位就明確爲,盡量支持那些已進入一定轉化階段的項目。

  比如中科院“弘光專項”偏向支持“下遊”,聚焦已取得突破並具有相當引領帶動作用的重大戰略技術與産品,以“後補助”的形式支持研究所,引導科研人員把有潛力的科研成果轉移出去再轉化。這樣有利于利用社會人力資源和社會資本來完成成果的轉化,後期的市場開發、業務開拓也順理成章。

  有時候科研人員在與社會各方合作時,可能會因擔心被“甩下車”等問題而不願意這樣做,但我認爲隨著對知識産權保護越來越規範,類似的問題會越來越少。現在已經到了這樣的曆史階段,整個社會創新鏈、産業鏈和資金鏈有效聯動的融合發展體系正在形成。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