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專注魚類物種保護,爲漁業資源合理利用奔走60多年

曹文宣 心系河湖鱼水情

2020-09-15 人民日报 范昊天
【字體:

語音播報

曹文宣介绍裂腹鱼类标本 范昊天摄

  曹文宣,中國科學院院士、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是最早提出“長江全面禁漁十年”建議的學者之一。

  作爲著名的魚類生物學家,曹文宣長期致力于魚類分類學、魚類生態學及珍稀魚類物種保護等領域的研究,爲水生生物的繁衍生息、合理利用奔走呼籲60多年。

  今年1月1日开始,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已经实现全面禁捕,其他重点水域将于2021年1月起实行10年禁捕。今年7月,国务院辦公廳专门印发《关于切实做好长江流域禁捕有关工作的通知》。

  對此,曹文宣感到十分欣慰:“各地嚴格落實‘禁漁令’的要求,才有可能讓母親河擺脫無魚之困。”

  煤油燈下試驗,研究野生鲂魚

  走進曹文宣的辦公室,可以見到各種魚類標本,書架上、桌上也擺滿了和魚有關的科研書籍和資料文件。聽說要采訪他,曹文宣轉身從書架上拿下幾本厚厚的相冊,翻看著這些老照片,打開了話匣子。

  1934年,曹文宣出生于長江上遊的四川省彭州市,那裏河流廣布、水系衆多。家鄉清澈的河水、水中歡脫的魚兒,讓他至今難以忘懷。1955年曹文宣從四川大學生物系畢業後,來到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開始了一條與魚兒爲伴的野外科研工作之路。

  “當時,水生所組織開展了‘梁子湖魚類生態調查’,我負責研究兩種經濟魚類——團頭鲂和三角鲂。”曹文宣介紹說,鲂魚在民間俗稱“鳊魚”,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昌魚。

  當時梁子湖出産的鲂魚僅占總漁産量的10%左右。曹文宣認爲,鲂魚出産之所以占比不高,是因爲當地漁民捕食了較多的幼魚。

  鲂魚的體型高扁,體重二三兩的幼魚很容易被網具大批捕獲;如果晚兩三年捕撈,每尾魚可長到二三斤重。在梁子湖魚類生態野外工作站,曹文宣和同事們經常點著煤油燈,在實驗室熬夜觀察團頭鲂的發育過程,繪制胚胎圖。經過反複研究和試驗,他得出結論:團頭鲂可以通過人工繁殖取得魚苗,並有條件作爲池塘養殖的對象。

  1962年4月20日,曹文宣在人民日報第5版上發表《漫話“武昌魚”》一文,詳細敘述了武昌魚的生物學特點和人工養殖潛力。通過曹文宣等人的研究,武昌魚養殖在全國各地推廣開來。

  九上青藏高原,研究裂腹魚,爲青藏高原隆起的時代、幅度等提供佐證

  從1956年至1983年,曹文宣的野外調查涉及新疆、西藏、青海、四川等13個省份,長江、黃河、瀾滄江、怒江、雅魯藏布江畔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其中,僅青藏高原他就去了9次。

  “那時候的野外科考,沒有越野車,沒有高端裝備。”從曹文宣展示的一張張老照片中,記者看到,當時的交通工具是簡陋的木船和馬匹,科考方式是挽起褲腿,徒手“摸魚”。

  在辦公室的水槽邊,有一個裝著魚類標本的玻璃器皿。“這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裂腹魚類,在它的肛門和臀鳍基部兩側各有1行大鱗,在兩列臀鱗之間的腹中線上形成1條裂縫,因而被命名爲裂腹魚。”曹文宣介紹,他和同事們爬雪山、下深澗,長途跋涉于荒無人煙的冰原之上,采集了近百種、上萬條魚類標本,發現了22個魚類新種。

  在此基礎上,曹文宣和同事們逐漸摸清了青藏高原的魚類情況,建立了裂腹魚亞科新的分類系統。1977年,他在《裂腹魚類的起源和演化及其與青藏高原隆起的關系》一文中首次提出,裂腹魚的起源和演化,與青藏高原第三紀後期開始的隆起所導致的環境條件改變密切相關。據介紹,不同高度的垂直帶,體現著裂腹魚類的不同演化階段,隆起的海拔越高,魚類的特化程度越甚。由此,曹文宣推論,裂腹魚類三級主幹屬各自聚群地帶的海拔高度,大體就是高原曆次急劇隆升後所達到的高度。

  这篇文章为探索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和形式提供了佐证,引起当时科学界的反响,成为中科院重大课题“青藏高原隆起及其对自然环境与人类活动影响的综合研究”的重要内容。该课题获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奖。

  在青藏高原考察期間,因長時間暴露在強紫外線下,他患上了白內障,雙眼做過多次手術。但他從沒忘記大學老師、中國兩棲動物專家劉承钊的教誨:“做生物考察,要到野外去。”直到今天,已經耄耋之年的曹文宣仍參加多項科考。

  呼籲十年禁漁,保護長江漁業資源

  “過去,漁業捕撈的失控,一度成爲影響長江珍稀、特有魚類生存的最關鍵因素。”曹文宣心痛地說。

  長江是我國的第一大河。據不完全統計,長江流域有水生生物4300多種,其中魚類400余種,特有魚類180余種。近三四十年來,由于人類活動的影響,白鳍豚、白鲟已難覓蹤迹,中華鲟、江豚也岌岌可危,就連青、草、鲢、鳙等長江“四大家魚”的資源量也大幅萎縮。

  從2002年起,我國實施了每年3到4個月的長江禁漁期制度,這對漁業資源保護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曹文宣認爲,長江中“四大家魚”的性成熟年齡一般爲3—5年。他在洞庭湖考察時曾發現,禁漁期剛剛結束漁民就下湖捕撈,很多魚苗還沒來得及長大就被捕撈上岸。“9厘米長的草魚、5厘米長的鯉魚……都變成了盤中餐。”曹文宣感慨。

  “必須一年365天都禁漁,連續10年,給魚類繁衍以足夠的時間。”曹文宣說,長江中下遊漁業資源已受到嚴重損害,濫捕是最直接、最重要的因素。曹文宣表示,連續10年禁漁,“四大家魚”將有2—3個世代的繁衍,這樣不僅有助于長江水生生物資源數量恢複,也有利于以魚爲食的江豚等重點保護動物的生存繁衍。

  長江上遊赤水河流域是我國珍稀魚類棲息和繁殖的重要區域。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曹文宣就帶領中科院水生所團隊在赤水河流域開展科考。在他們的呼籲下,2005年赤水河流域納入長江上遊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17年1月1日起,赤水河成爲長江首條實施全面禁漁10年的一級支流。

  令曹文宣頗爲欣慰的是,最近幾年,他多次看到“水中大熊貓”江豚現身長江、在水中逐浪嬉戲的新聞。“這說明長江部分江段水質在逐漸恢複,禁漁政策也起到了效果。”曹文宣笑著說。

  (原载于《人民日报》 2020-09-15 14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