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王大珩家风:务实自强 勤学互助

2020-01-14 人民日报海外版 谷敏
【字體:

語音播報

  王大珩(1915-2011)是中國光學事業奠基者,國家“兩彈一星元勳”,江蘇吳縣(今蘇州市)人。他的父親王應偉是天文氣象學家,也是中國天文學會的創始人之一。王應偉十分重視子女教育,主張因材施教。王大珩取得的成就,與父親的教育以及良好的家風有著很大關系。

  王大珩自幼聰敏過人,5歲就直接讀小學二年級。王應偉擔心孩子驕傲,對他的教育格外嚴厲。小學四年級時,老師曾出一道“雞兔同籠”題,班裏只有王大珩答對了。回家後,王大珩興致勃勃地告訴父親解題過程,父親卻說他思路不對,根本沒有搞懂,答對不過是巧合而已,並告誡他:“學子最忌驕躁二字,驕則浮華不實,躁則淺嘗辄止。”多年後,王大珩還用這個故事教育自己的博士生:科學沒有任何捷徑可走,容不得絲毫懈怠。

  王應偉曾將王大珩帶到自己工作的北京觀象台,對他進行人文曆史教育。北京觀象台是明清兩代的皇家天文台,以建築完整、儀器配套齊全、曆史悠久而聞名于世。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後,將放置于此的天球儀、四分儀等8台珍貴天文儀器掠走。王應偉在講述這段曆史時對兒子說:“在這個世界上,靠乞求是什麽也得不到的。無論是個人還是國家,都只有靠自強。人自強了,就沒有人敢欺負你了;國自強了,就沒有人敢欺負你的國家了。什麽時候我們的國家強盛了,我們這些中國人在別人眼裏才能真正算得上是個人!”

  王應偉晚年專注于《中國古曆通解》的“補遺”工作,但直至去世前仍未完成。爲此老先生自制一聯,抒發遺憾之情,同時以此勉勵兒孫:“人誰不死,唯晚歲雖成《通解》未做《補遺》,殊難瞑目;我賦曰歸,願兒曹各業專門穩登崗位,饒有信心。”

  在父親的教育下,王大珩養成了踏實進取的品格。初中畢業時,他已經學完高中數學的全部內容,初中與高中階段,他的數學成績幾乎都是滿分。1938年,清華大學畢業的王大珩考取“庚款”留英公費生。在英國他先後就讀于倫敦帝國理工學院、謝菲爾德大學。1948年,王大珩回到闊別10年的祖國,參與大連理工大學創建,後曆任長春光機所所長、長春光學精密機械學院(現爲長春理工大學)院長等職。

  王大珩對于科研工作嚴謹細致,對于家人則充滿溫情。王大珩是家中長子,有6個弟弟妹妹。妹妹們讀書的錢不夠,作爲哥哥的他在英國工作後,就寄錢給大妹王大玫讀書。在王大珩的帶動下,二妹王大琬工作了就出錢供三妹王大珍讀書,王大玫工作後又出資讓四妹王大瑛讀書。就這樣一個帶一個,7個兄弟姊妹出了4個科學家、2個醫學家、1個中學教師。

  王大珩育有二子一女,分別是王兢、王赫、王森。盡管工作十分忙碌,但王大珩仍然重視子女學習。長子王兢初中畢業後即下鄉參加勞動,王大珩囑咐他隨身帶上課本,利用業余時間自學高中數理化知識。王兢返城後,王大珩仔細檢查王兢幾年來完成的全部習題。3個孩子先後考上博士,王大珩欣喜不已,特意作詩一首表達對妻子的感謝和對孩子們的期盼:“難得兢赫森,爾輩同根生。相繼留美法,都成博士人。少年誠可憶,下鄉當農民。求生靠勞動,求知何艱辛……誰是啓蒙者,她叫顧又芬。異國風光好,莫忘民族魂。須當愛國者,志把中華興。”

  今天,王大珩院士已經離世多年,但他對科學的執著追求、對家庭的重視與關愛,仍值得我們追思與學習。

  (原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01-14 07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