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陸夕雲:做科研,何苦之有

2020-01-10 中国科学报 陈欢欢
【字體:

語音播報

  人物簡介

  陆夕云,1963年出生于江苏泰州,流体力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力学系教授,主要从事湍流模型理论和数值模拟、游动和飞行的生物运动力学、界面流动和调控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以下简称中国科大)近代力学系有一面“院士墙”:严济慈、钱临照、郭永怀、钱学森……从1958年建校以来,40余位两院院士曾在这里工作或学习过。

  不久前,這面牆上又多了一個名字——2019年新晉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大教授陸夕雲。

  “只要不出差一定在辦公室,只要在辦公室一定亮燈到11點”是學生對他的印象。

  不少人曾問:陸老師,搞科研這麽辛苦呀?陸夕雲一頭霧水:做科研,何苦之有?

  “教育之鄉”走出的院士

  江蘇省泰州市,有“教育之鄉”的美譽,常住人口400余萬,2019年一下新晉兩位中國科學院院士——數理學部陸夕雲和常進。

  陸夕雲是其所在梁徐中學曆史上第二位院士——前輩楊元喜是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副總設計師,200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陸、楊兩家相距僅兩公裏。

  “我的父母都是農民,非常崇尚讀書。”陸夕雲告訴《中國科學報》。

  在陸夕雲上學時,這所在他描述中“很小的農村中學”,每年約有150名畢業生。“簡約但不簡單”,1977年恢複高考時,該中學的本科錄取率超過了當地重點中學。這給初中生陸夕雲很大的激勵。

  在他看來,梁徐中學高考成績出色並不奇怪:“小地方也有大人才,‘文革’期間的農村中學積累了一批好老師。”其中就有一位對陸夕雲影響頗深的物理老師——陸桂榮。這位民辦教師因家庭成分不好沒有上成大學,但他講課卻不局限于高中課本,還教授了大學《普通物理》的許多內容,令陸夕雲大開眼界。

  1981年高考,面對一道電路題,陸夕雲沒有用中學物理的方法,而是采用了《普通物理》的方法更便捷地解題。走出考場的他有點忐忑,直到成績下發,才放下心來:物理滿分。

  回憶起老師陸桂榮,陸夕雲除了尊敬,還很崇拜:“他水平非常高,人文功底也很強,講古詩很有水平;而且對學生全心全意,完全是不求回報的奉獻。”

  1980年暑假,陸夕雲去南京親戚家玩,順路參觀了南京航空學院,立刻被“研究飛機爲什麽能上天”的專業吸引。在南京新華書店,他買了一本徐遲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對科學愈加好奇。

  對于備戰高考,陸夕雲沒有留下特別的印象,只記得當時讀書農活兩不誤,其間還曾跟兩個同學一起給生産隊兩三百畝農田打農藥。

  1981年,陸夕雲順利進入南京航空學院(現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空氣動力學系,就此同流體力學結緣。

  “深陷”旋渦動力學

  1985年,陸夕雲自認這是他人生中最關鍵的一年。

  進入大學後,他早上六七點起床,晚上十點多睡覺,除了上課就在自習,一個宿舍7名同學,幾乎人人如此。刻苦的學習使陸夕雲成爲同學中的佼佼者。1985年,他以全系排名第一的成績畢業,成爲全校唯一一名保送到外校——中國科大讀研的學生,師從中國科學院院士、流體力學家童秉綱。

  當時的中國科大是全國理工科分數線最高的高校。回憶往事,陸夕雲感慨:“感謝系主任楊岞生先生,把我推薦給了童先生,讓我從此走上了科研道路。”

  “法乎其上,得乎其中。”是童秉綱留給陸夕雲最大的精神財富。

  研究生阶段,陆夕云就在童秉纲带领下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进入学科中最前沿的课题领域。以此为基础的博士論文被北京大学教授是勋刚评价说:其中一个章节就足以构成一篇博士論文。

  如今的陆夕云,深耕精研旋涡动力学三十余载,成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创新研究群体学术带头人,仅在领域内的顶级刊物——英国《流体力学》杂志上就发表論文30多篇,是国内最早登上该期刊封面文章的学者。

  談起旋渦,陸夕雲滔滔不絕:旋渦是水和空氣流動最基本的形態,例如人在說話時,嘴巴周圍的空氣流動就能形成看不見摸不著的旋渦,台風、龍卷風則是破壞力強大的旋渦。旋渦常被比喻爲流體運動的肌腱,不論是自然界的魚、鳥,還是人造的艦艇、飛機,其運動性能都與旋渦流動息息相關。

  要厘清這其中的奧妙,除了興趣驅動,離不開持之以恒的決心。“做科研像跑馬拉松,不能突擊,得靠日積月累、锲而不舍。”陸夕雲常這樣教育學生。

  他自己也是如此,40年前那名被“飛機爲什麽能上天”吸引的少年,如今的研究成果可用于解決飛行器高速飛行中的諸多問題。

  被學生點贊的老師

  隨著白色粉筆的移動,一條流暢的曲線出現在黑板上,這條曲線不斷變化,越來越複雜,形成一個優美精致的旋渦。粉筆還未停下,課堂上便有人發出了“哇”的贊歎聲。

  這是陸夕雲《流體力學基礎》課上的一幕,此時的他正在爲學生演示圓柱繞流。

  “我是被陸老師的課吸引,研究生才選擇學流體力學的。”博士生趙志晔告訴《中國科學報》。

  大三時,在這門課上,他知道了湍流是七個千禧年大獎難題之一;了解到具有百年曆史的旋渦動力學至今仍是熱門方向;明白了再複雜的物理現象都是由簡單過程疊加而成……大四他便進入了陸夕雲實驗室。

  對于這門一年80學時的本科生課程,陸夕雲用“很喜歡上”來形容,原因有二。

  第一,要給學生講明白,自己首先要對知識體系融會貫通、了然于胸;第二,專業基礎課不是爲教而教,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對科研的興趣,通過“傳道、授業、解惑”來傳承科學精神。

  “中國科大的學生今後大部分會從事科研,希望通過講課讓他們了解到科研並非高不可攀,而是高樓大廈平地起,從基礎概念起步。”陸夕雲說。

  功夫不負有心人,陸夕雲上課的情景留在了一屆又一屆學生心中。博士生王文江對陸夕雲的評價是“學問深厚,引經據典,能把難懂理論背後的物理本質講明白”。

  爲了提高學生興趣,陸夕雲實驗室的組會對本科生開放。每周一晚7點的組會,他堅持了15年,即使在外地開會,也會趕高鐵傍晚回到學校,給學生們一個“驚喜”。

  在王文江眼中,陆夕云“平时聊起来没有距离感,生活上容易打成一片,科研上非常严谨,糊弄不来”。論文的字体不对、符号用错、公式格式不对都会被他一眼看出。

  陸夕雲的“儀式感”體現在實驗室每年拍一張合影的習慣。如今,他的個人主頁上已有14張合影。但是要想一下找到陸夕雲卻不容易,他在照片中的位置時而在旁邊,時而在後排,很少出現在“C位”。

  “童先生總說‘道德文章’,道德在前、文章在後,做人做學問都很重要。希望我的學生在研究生階段得到多方面的鍛煉,獲得廣義上的能力,而不僅僅是科研能力。進入社會後,能寫好自己的道德文章。”陸夕雲說。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20-01-10 第1版 要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