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兩會開幕之際,專家熱議9部委賦權科研人員職務科技成果新方案

給科研人員和管理者吃下定心丸

2020-05-22 中國科學报 赵广立 秦志伟 沈春蕾
【字體:

語音播報

  全国两会前夕,国家再度向开展科技成果轉化的科研人员释放利好。

  5月18日,科技部等9部委印发《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首次以正式文件明确“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可赋予科研人员不低于10年的职务科技成果长期使用权”等权属,进一步激发科研人员创新热情,促进科技成果轉化。

  “这个文件总体上意在赋予科研人员更多的权利,给他们吃下‘定心丸’,解除单位在开展成果轉化工作中的一些难点痛点,都是好事。”5月20日,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徐旭东在接受《中國科學报》采访时说,有了实施方案的指引,科研人员可以更加安心、放心。

  参与相关研究工作的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副主任陈柏强告诉《中國科學报》,实施方案实际上是对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的具体落实。这项探索备受广大科研人员关注,科技部等通过深入调查研究,最终形成了可操作的试点方案。实施方案进一步丰富了促进成果轉化的手段,“赋权是手段,激励是效果,转化是最终目的。”

  讓科研人員做科技成果的主人翁

  實施方案首先指出,國家設立的高等院校、科研機構科研人員完成的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屬于單位,但同時明確提出:“試點單位可以結合本單位實際,將本單位利用財政性資金形成或接受企業、其他社會組織委托形成的歸單位所有的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賦予成果完成人(團隊),試點單位與成果完成人(團隊)成爲共同所有權人”。

  “這條內容賦予了科研人員職務科技成果的所有權、與試點單位共享所有權。這個好處是什麽呢?科研人員轉化科技成果,除了得到經濟上的實惠,還成了共同所有權人,地位一下子不一樣了,成了主人翁。”徐旭東對記者說,這意味著,未來科研人員對科技成果的轉化也有了話語權——他們可以與單位共同決策成果的轉化和轉讓。

  同样,实施方案提出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长期使用权的激励措施也是如此。徐旭东对《中國科學报》说,有些科技成果如医药、芯片等的转化需要很长周期,给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不低于10年的长期使用权,能起到让科研人员安心做转化的实际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方案还提出,在科研人员履行协议、科技成果轉化取得积极进展、收益情况良好的情况下,“试点单位可进一步延长科研人员长期使用权期限”。

  “我国的‘实用新型專利’的保护期就是10年,‘发明專利’的保护期为20年,所以我认为实施方案提出的‘不低于10年’是科学的。”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在接受《中國科學报》采访时表示。

  陈柏强告诉《中國科學报》,10年其实只是文件的一个引导性表述,各单位应该根据实际情况,从真正有利于实现成果轉化的目标导向来具体确定时限。

  幫單位管理者纾困解難

  徐旭东在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曾有过10年业务副所长的工作经历,其间即分管成果轉化。对于实施方案提出的科技成果“可不进行资产评估”的突破,他认为是该文件另一大“亮点”。

  该内容出现在实施方案试点主要任务的第四条。实施方案提出,要充分赋予试点单位管理科技成果自主权,探索形成符合科技成果轉化规律的国有资产管理模式。并注明:“试点单位将科技成果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给国有全资企业的,可以不进行资产评估;给非国有全资企业的,由单位自主决定是否进行资产评估。”

  “科技成果不是桌子椅子板凳,對其進行估價是很難做的,特別是對一單位的管理者來說,是個頭疼的事。”徐旭東對記者說,實施方案提出的科技成果轉到國有企業可以不估價、轉給民營企業可以自主決定要不要估價,賦予了很大的自主權。

  不仅如此,徐旭东说,实施方案提出“建立尽职免责机制”则进一步给管理者对成果轉化科学决策留置了足够的操作空间。

  依照實施方案,試點單位領導人員在下述情況下的決策失誤,可以免責:“履行勤勉盡職義務,嚴格執行決策、公示等管理制度,在沒有牟取非法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免除追究其在科技成果定價、自主決定資産評估以及成果賦權中的相關決策失誤責任。”

  “一件科技成果如果估价300万元,后来市场证明其价值3000万元,要不要处分决策者?尽职免责机制给出了答案。”徐旭东说:“‘科技成果资产评估自主权’和‘尽职免责机制’加在一起,给了单位管理科技成果很大的空间,这对于成果所属单位做决策是非常重要的,解除了过去成果轉化工作中的一个难点。”

  沈仁芳也关注到了这一点。他对《中國科學报》说, “优化科技成果轉化国有资产管理方式”“建立尽职免责机制”等试点主要任务,打消了试点单位管理层的决策担忧,为试点顺利实施提供了保障。

  “實施方案不僅考慮到科研人員的意願,也考慮到試點單位管理者的關注點,操作性比較強。”沈仁芳說。

  試點實踐是關鍵

  事实上,此前,国家已经通过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轉化法》等改革举措,将科技成果的处置权下放到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在赋权方面,我国一些高校院所此前已有一些成功的实践探索。

  陈柏强介绍说,科技成果轉化是一项高风险、长周期活动,无法保证必定成功。结合这个内在规律,北京理工大学提出先给创新团队一定“观察期”,事先授权实施转化,经实践验证确实具有良好转化前景的,再按照约定办理相关手续。

  “這些前期探索和本次賦權方案的精神是高度一致的,北京理工大學已有多個成功案例得益于這項探索。”陳柏強舉例說,黃廣炎教授團隊的“柔衛甲”柔性防爆技術,就是由學校先授權其團隊實施,經一定周期後再辦理轉化手續的。目前這項技術已成功實現産業化。“通過機制創新,提高了效率和成功率,學校和科研人員都滿意。”

  “國家此前已明確高校院所可自主處置科技成果,這種自主當然也包括對科研人員賦權。”陳柏強認爲,實施方案的出台,將引導一批高校院所開展賦權探索,通過實踐總結出可推廣複制的經驗。他同時提出,除將明確納入試點範圍的40家單位,其他高校院所實際上也可以依法開展相關工作。

  不过,有代表委员指出,实施方案在一些细节上还有瑕疵。比如,试点主要任务第六条“加强赋权科技成果轉化的科技安全和科技伦理管理”提出“国家出于重大利益和安全需要,可以依法组织对赋权职务科技成果进行推广应用”。徐旭东认为,国家根据需要对科技成果进行应用当然可以,但也应明确国家行使该权利后的权益分属。

  同時,徐旭東還提出一個問題:“實施方案明確試點期限是3年,3年的時間內,怎麽能試出‘給科研人員職務科技成果不低于10年的長期使用權並在適當情況下延期’的政策效果?”

  此外,大家認爲實施方案還需要在具體操作流程上進一步明確。陳柏強認爲,試點的一個重要出發點,就是希望通過實踐來發現問題、檢驗效果、總結經驗,這也是即將納入試點範圍的40家單位共同的職責。

  沈仁芳則表示,實施方案要真正落地,最關鍵是執行的人和機制。試點執行的負責人需要充分理解實施方案的內涵,熟悉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和國資監管相關政策,並且具有溝通和執行能力;試點單位則需要根據實施方案出台實施細則,充分考慮政策的風險點、執行流程和人員激勵等細節,讓好的工作機制推動試點工作順利進行。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20-05-22 第3版 转移转化)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