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报】筑牢创新根基:“深蹲助跑”如何发力

2020-05-22 中國科學报 倪思洁
【字體:

語音播報

  “做基礎研究有什麽用?”

  “沒什麽用。”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新民的印象中,面对这个提问,很多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都会这样回答。因此,他时常问自己:“做基础研究真的没用吗?”

  2020年3月3日,科技部、發展改革委、教育部、中科院、自然科學基金委5部門聯合制定了《加強“從0到1”基礎研究工作方案》,推動解決我國基礎研究缺少“從0到1”原創性成果的問題。

  看到這個消息,張新民很高興:“我國現在討論這個是對的,基礎研究能發現自然界的規律,從而服務社會發展,即便現在一些基礎研究成果看起來很難用于現實,但不等于說我們的子孫後代永遠都找不到應用的方法。”

  人們已經對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的重要性達成共識,並認識到,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好比科技創新的“深蹲助跑”,蹲得深爆發力才強,助跑快才能跳得更遠。

  “從0到1”不是“無中生有”

  從2019年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等事件,讓我國原始創新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更加凸顯。

  “‘从0到1’不等于‘无中生有’。”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黄力看来,原始创新和科学积累是分不开的,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一些新想法、新突破,而我国在科学积累方面需要补课。

  回顧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黃力感慨:“17年前的非典疫情,讓我們深受其害,但17年後,我們發現相關研究並沒有長期地堅持和積累下來,因爲疫情過後,相關研究就不是熱點了,大家就‘離開’了。”

  黃力認爲,在不斷變化的外界形勢中,科學家時常感覺自己做的工作不是熱點,不是國家需求,自己的工作好像被邊緣化了,而這種情況對于基礎研究的發展是致命的。他建議,國家鼓勵開展系統性研究,爲原始創新做好鋪墊和積累,同時還要形成鼓勵和包容的科研氛圍,讓科技工作者可以坐得住“冷板凳”,不去跟風蹭熱點。

  穩定支持基礎研究

  這些年,作爲理論物理學家的張新民還有一個身份——“阿裏原初引力波探測實驗”項目首席科學家。這讓他體會到了基礎研究的另一番“苦”:“理論物理研究大多靠‘單打獨鬥’,研究者要能‘耐得住寂寞’,而實驗物理研究大多是團隊作戰,雖然‘熱鬧’些,但經費難題比前者更突出。”

  大科學裝置是基礎研究的利器。有人統計發現,諾貝爾物理學獎中,大科學項目的比例越來越高。但遺憾的是,在我國,大科學項目建成後,“好馬配不上好鞍”的情況並不少見。

  “不管是單打獨鬥,還是團隊作戰,要做好工作,持續的經費支持至關重要。”張新民說,這些年國家制定了對基礎研究的支持政策,但是缺少對大科學裝置持續支持的政策,“這可能導致大科學裝置出現開建一半停工,或建成了沒有運行費等問題”。

  繼續完善科研評價機制

  評價機制一直被視爲科研風向標,完善基礎研究評價機制也是基礎研究領域代表委員關注的重點。

  張新民所在的研究領域是“物理宇宙學”,屬于物理學和宇宙學、天文學交叉的學科。

  让他欣喜的是,在国际上物理宇宙学近些年获得了重大进展,去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就授予了理论研究的先驱詹姆斯·皮布尔斯教授。 在我国,理论和实验研究也有很大进展,如阿里原初引力波探测望远镜将对原初引力波进行探测以认识宇宙起源,中国空间站将有一个共轨飞行的光学舱对暗能量暗物质等重大科学问题开展观测研究。

  近年來,張新民一直感覺做交叉學科就像坐在兩個凳子中間。“當評獎、評職稱時,部門利益占據了上風,兩個凳子一撤,在中間坐的人就掉下去了。”他感慨。

  完善科研評價機制也是黃力關注的問題。這些年,圍繞評價機制的建議不少,有人說要定量評議,有人說要定性評議。但黃力認爲,應該堅持分類考核、同行評價的原則,建立“基于客觀數據的主觀評價”機制。

  “科研评价最终要落在同行的定性评价上。基于客观数据的主观评价是由被评价单位或个人拿出体现学术影响力和科学贡献的数据或证据,如論文、引用率、特邀报告、特邀综述、国际刊物任职、研究项目、获奖等,让同行做判断。”黄力说。

  基礎研究的春天來了

  幾乎每年兩會,科技領域的代表委員都會談及基礎研究的相關話題,並提出完善基礎研究政策的意見建議。

  這兩年,我國的科技創新內外部環境都發生了變化,對我國開展“從0到1”的原始創新提出了現實要求。國家也向科技界提出“打造原始創新策源地,突破關鍵核心技術”的要求。這些都讓代表委員看到了國家在推動基礎研究、促進原始創新方面的努力和進步。

  “去年两会后,从基础研究管理部门的機構設置,到各类管理政策,再到具体项目的布局,基础科学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方复全说。

  前不久,科技部正式公布了首批國家應用數學中心名單,共有13個中心獲批。長期從事數學研究的方複全參與了國家應用數學中心建設的早期規劃工作,在做這項工作的過程中,不少和他一樣的數學工作者曾向他感慨“數學的春天來了”。

  “國家和社會對基礎研究的重視,對于廣大科技工作者,尤其是像我們這些從事基礎研究的科技工作者來說,是恰逢其時。我相信,經過若幹年的積累,中國在基礎科學方面一定會有非常顯著的進步。”方複全說。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20-05-22 第4版 两会)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