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报】风雨无阻向前进——科技界代表委员谈应对疫情挑战

2020-05-22 倪思洁 韩扬眉
【字體:

語音播報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2020年頗不平靜。社會生産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受到影響,科研領域也不例外。

  在因疫情而推迟召开的全国两会上,科技领域的代表委员们与《中國科學报》分享了他们在疫情期间的经历与对策。他们表示,疫情给科技与教育领域带来了冲击与挑战,却也让科技与教育在反思中重建起更适应未来发展的组织形式。

  日常科研:疫情帶來新思考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不少日常科研工作受到影响,比如,一些需要实地考察的科學研究只能适当先转为理论研究为主,一些需要在实验室里完成的科研工作也因科研人员不能及时返回实验室而推迟。

  作为科研人员,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张柏春也不得已在家中进行了3个多月的“云科研”。

  “研究工作一直在进行着,总体来说,基本没闲着,只是有时效率不如以前,效果也不太理想。”张柏春告诉《中國科學报》,科学史研究依赖于查阅大量的图书典籍、纸质资料等文献资源,而由于研究所、图书室等公共场所封闭管理,科研人员很难正常利用这些资料。

  另一層影響來源于工作環境的限制。“我們所的年輕科研人員比較多,在北京往往是與人合租,或是幾代同堂,既要照顧家庭又要工作,研究工作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張柏春說。

  此外,由于如今科學研究大多需要跨学科、跨领域的共同研讨和國際合作,国内外学术交流受阻也是疫情造成的困扰和挑战之一。“与面对面交流相比,面对电脑甚至手机的小窗口进行交流研讨的氛围、深入度都大打折扣。我们现在努力先把手头上有条件做的工作做好,等疫情好些的时候尽快补做耽误的事。”张柏春说。

  疫情在帶來諸多挑戰和困難的同時,也讓張柏春有了諸多新思考。

  “未來,我們研究所會加強對公共衛生曆史及公共衛生事件的社會影響等議題的研究,這是具有現實意義的選題。”張柏春感慨,疫情對人類社會影響巨大,有時會對社會發展産生決定性的作用。以往,公共衛生曆史屬于相對邊緣的領域,所受重視程度不夠。今後,科學史學者應開展該領域的深度研究。

  國際交流:以更靈活的方式推進合作

  隨著疫情在全球的暴發,國際科技交流受到了明顯影響。

  “很多国际会议都推迟了,比如今年原定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世界空间科学大会(COSPAR)推迟到了明年一月。”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吴季告诉《中國科學报》。

  COSPAR可謂全球空間科學的盛會,原本每兩年舉辦一次,涵蓋了空間科學的各個學科領域,而受疫情的影響,會議相應的籌備工作也都陸續推遲了。作爲COSPAR科學微小衛星星座工作組的成員,吳季如今每兩周在線參加一次工作組會議。

  不僅如此,吳季原本准備參加的不少專業性國際會議都有所推遲,還有不少改成了線上交流。

  除了国际会议之外,一些國際合作的具体项目也受到了影响。例如,中欧合作研制的中法天文卫星原定于2021年底或2022年初发射,即将召开转正样评审会,评审通过后便可转入正样研制。“但是,受疫情影响,评审会要推迟,并且可能会以视频方式召开,这是不得已的。”吴季说。

  不過,吳季認爲,疫情之下,國內外科研人員還是要盡最大努力保證科研工作的持續推進。“目前,盡管很多國際交流工作有些滯後,但都沒有因爲疫情原因而終止。”吳季說。

  他表示,疫情推動了視頻軟件的發展,疫情之後,國際科技合作工作中的線上交流可能較之以往會更多,國際科技交流方式也將更加靈活。

  高等教育:回應現實需求,緊抓發展機遇

  停課、延遲開學,教育領域也是此次疫情的“重災區”。“危機無疑會帶來新挑戰,但同時它也帶來了機遇。‘轉危爲機’至關重要。”全國人大代表、甯波大學校長沈滿洪說。

  爲保證疫情期間科研和教學工作有序開展,甯波大學采取校園封閉式信息化管理,掌握每位師生的身體健康狀況,嚴控疫情發生、擴散,同時在複學複課後采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教學辦法。

  不仅如此,疫情发生后,宁波大学迅速对学科研究内容进行调整。“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科学,都要回应疫情关切的问题。”沈满洪介绍,疫情期间,人文社科领域专家打破学科壁垒,开展调查研究,为浙江省和国家集中报送了百余份的对策建议、决策报告等;自然科学领域专家则注重科學研究,比如研发红外测温仪器解决快速测温问题、研究病毒的传播机理和扩散模型等。

  最近,沈满洪关注的重要话题之一,是疫情后宁波大学在学科建设上的选择。“学科专业的发展一方面遵循科学规律,另一方面也源于现实需求。未来学科专业建设上需要哪些交叉学科、科學研究聚焦哪些问题等,已经引起学校的重视,我们将邀请相关专家一起为学校出谋划策。”沈满洪说。

  此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過緊日子”的要求,諸多高校科研經費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但對于學校財政問題,沈滿洪並不悲觀。“如今,科教領域也有很多新機遇,比如國家和企業加強了在公共衛生方面的投入。加強預算,嚴格管理,我們一定能渡過難關。”沈滿洪說。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20-05-22 第1版 要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郵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