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报】长夜里的守望者

——記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副研究員梁慧剛

2020-02-13 中國科學报 丁佳
【字體:

語音播報

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副研究員梁慧剛 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供圖

  2020年春節前夕,梁慧剛在武漢“封城”前,趕回位于湖北省孝感市的家中,看望病危的父親。

  仿佛被命运捉弄了一般,短短几天内,梁慧刚的父亲走了,他自己也困在了孝感,与身在武汉的妻子分隔两地。而这位中國科學院武汉文献情报中心副研究员还必须坚持工作,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他担当着“信息哨兵”的重任。

  來不及悲傷,來不及多想,梁慧剛很清楚,在這場席卷全國的“戰疫”中,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不眠不休的信息“哨所”

  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與此次疫情的“風暴眼”華南海鮮市場隔江相望,與第一批啓用的方艙醫院洪山體育館也不過5分鍾車程。

  疫情就是命令!作爲我國中南地區最大的科技圖書館、國家科技文獻情報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黨委迅速行動,協同領導班子組織成立了以生物安全戰略情報團隊爲基礎、跨部門協作的11人新型冠狀病毒科技進展監測和情報調研攻關組。

  這11人中大部分是黨員。他們主動放棄了春節休假時間,加班加點開展新型冠狀病毒研究科技進展監測和調研工作。

  战略情报中心党支部纪检委员、生物安全情报研究团队负责人梁慧刚任信息报送工作组组长。他和他的团队虽然身处疫区,并且分散在不同地区,但仍克服种种困难,积极投入工作,实时监测着国内外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學研究进展、应对措施等信息并进行编译汇总上报,为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提供最新、最全的信息情报支撑。

  “我们虽然不是在科研攻关的第一线,但及时收集整理文献信息,能够让科研人员掌握更加全面的科研资讯,为有关部门布局研发项目提供决策支持,也能让管理机构及时了解工作進展。”梁慧刚告诉《中國科學报》。

  “這是我的工作,我必須做好”

  1月22日起,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承擔了科技部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部署的相關任務,每天報送兩次國內外關于新型冠狀病毒科技進展監測信息。

  1月22日,受湖北省辦公廳和科技厅委托,中科院武汉情报文献中心开始每日报送国内外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學研究进展、防控措施等重要动态信息,为科学决策提供有效信息支撑。

  1月30日起,梁慧剛又承擔了中科院“新型冠狀病毒應急防控”專項信息報送聯系人的工作,參與搜集整理中科院相關科研單位的研究進展,形成日度進展專報信息,向上級報送;同步支持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新型冠狀病毒研究相關科研任務,提供及時可靠的信息情報支撐。

  隨後,中科院官網建立了“新型冠狀病毒科研攻關信息交流平台”,包含通知公告、政策措施、科技動態、信息共享、需求交流等板塊,對中科院參與新型冠狀病毒科研攻關的研究人員開放。梁慧剛又承擔了平台的內容管理工作。

  梁慧刚和他的团队每天都要完成至少6份各类报告,通读、编译当天刊发的新冠病毒論文,并对当前的研发热点、领域分布等进行分析研判。他每天都要从早上7点忙到晚上八九点,有时还要加班到半夜。

  一项项工作任务越来越重,可就在1月底,梁慧刚的父亲因病不幸去世。当领导了解到这一情况,建议他暂停工作处理家事时,他却说:“疫情当前,作为共产党员,我必须坚守岗位。虽然我们做的工作不是直接进行科學研究,但信息情报工作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和疫情控制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做好。”

  “父親年紀大了……”他在心裏這樣安慰著自己,隨後又全情投入到工作當中,一天都沒有耽誤。

  從武漢發出的200多封“雞毛信”

  截至目前,梁慧剛和他的團隊已編譯報道200余條、編輯快報37期,提供了詳實的《國外新型冠狀病毒重要科技進展情況彙編》,其他各項工作也在有序開展。

  这些科技情报“鸡毛信”,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學研究和疫情控制提供了准确、及时、强有力的信息情报支撑。科技部相关工作负责人对梁慧刚团队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感谢您提供的文章报告,质量很高。”

  事實上,這不是梁慧剛第一次打“硬仗”。在H5N1禽流感、H1N1流感、H7N9流感、非洲豬瘟等疫情防控中,他都積極建言獻策,充分發揮了咨詢服務作用。

  可這次新冠肺炎,卻是他打得最艱難的一戰。他所居住的小區已經封閉,每戶每三天才能有一個人出去采買一些日用物資;團隊裏兩位女同志,一邊抱著嗷嗷待哺的嬰孩,一邊輪流值班……擔心自己被感染,發愁物資供應緊張,惦記遠方的親朋好友,普通人有的焦慮感,身在疫情重災區的梁慧剛,一樣都不少。

  “在我回孝感前,愛人把家裏僅存的大部分口罩都給我了,現在她人在武漢,我們每天只能打個電話報平安,微信視頻看看對方。不知道什麽時候,我才能和她團聚。”

  也許正是這一刻的柔情,使他更加堅定地駐守在這看不見硝煙的前線上。他將繼續用自己所擅長的方式,舉起一盞明燈,做這漫漫長夜的守望者。

  (原载于《中國科學报》 2020-02-13 第1版 要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