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青年報】曾慶存:“我還沒有登頂”

2020-01-14 中国青年报 邱晨辉
【字體:

語音播報

  即便是站在了國家科技最高領獎台,85歲高齡的曾慶存,還是那個在科學高峰面前保持謙卑、依舊不願停下探索腳步的“攀登者”。

  1月10日,当这位满头银丝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缓步走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2019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证书时,他和黄旭华,以及此前的屠呦呦、袁隆平、于敏等科学家一起,进入我国科技领域终身荣誉行列。

  那一刻,第一次聽說曾慶存的人,被這個名字背後一連串的科技成果、諸多頭銜以及傳奇經曆所驚歎——

  曾慶存首創了“半隱式差分法”,成功實現原始方程數值天氣預報,這一工作成爲數值天氣預報發展的裏程碑。他的一些原創性成果還被國際學者評價爲“氣象學理論化極重要的篇章”“構築氣象力學必不可少的學術基礎”,他本人也被國際氣象學界公認爲“數值天氣預報理論的重要奠基人”“享譽全球的大氣科學家”。

  他的学术生涯也颇为传奇:1978年,43岁的曾庆存还是中國科學院一名助理研究员,但转眼就被破格提升为研究员。两年后,45岁的他便当选为中國科學院学部委员(院士),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学部委员之一。

  曾庆存亲手书写长达80万字的《数值天气预报的数学物理基础》等大部头,让他“著作等身”;两项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奖,以及一项世界气象组织最高奖——国际气象组织奖等奖项,让他“荣誉等身”。

  如今,再到他摘下這一次的國家最高科技獎,有人說,“曾先生可算是登頂了吧!”曾慶存卻不止一次地說,“還沒有登頂,還沒有登頂”。

  “我一直在努力攀登(大氣科學這座珠穆朗瑪峰),但種種原因所限,我沒能登上頂峰,大概只在八千六百米處,初步建立了一個營地。”他說。

  從某種意義上說,曾慶存所走過“八千六百多米”中的每一步,都飽含著“對科學的興趣”“對新知識的渴求”和“對國家和民族的熱愛”。

  回望他來時的路,尤其是他年輕時的那段經曆,更能佐證這一說法。

  曾慶存是廣東農家窮孩子出身。按照他的描述:小時候家貧如洗,拍壁無塵。小學三年級期末,老師給曾慶存寫下了“天資聰穎,少年老成”的評語。小學沒畢業,他和哥哥曾慶豐——後來成爲我國著名地質學家,便參加了百裏挑一的“跳考”,直接進入中學讀書。

  後來,曾慶存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當該系安排一部分學生主修氣象學專業時,他當即服從安排。“那一年,一場晚霜把河南40%的小麥凍死了,我挨過餓,深有體會。如果能提前預判天氣,還會這樣嗎?”

  從此,他走上大氣科學的研究之路。

  說起天氣預報,人類最初是“憑經驗”,比如古人看雲識天;到了20世紀,科學家發明和應用了氣象儀器來測量大氣狀態,氣象學由此進入“科學時代”。後來,有科學家提出數值天氣預報模型。

  這是一個全新的解決方案,其中最難的,就是原始方程的算法。

  上世纪50年代,很多气象领域的科学家都致力于解决这道难题。这其中,就包括曾庆存的导师——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基别尔。曾庆存至今仍记得,当他的导师将此定为他的論文题目时,所有的师兄都反对,大家都说“他不一定研究得出来”“他可能拿不到学位”。

  曾庆存苦读冥思,反复试验,几经失败,终于从分析大气运动规律的本质入手,想出了用不同的计算方法分别计算不同过程的方法,一试成功,最后只用了很少的计算机机时,就把論文做完了。

  他提出的,正是著名的“半隱式差分法”。

  那時,這個20多歲的年輕人並沒有想到,他作出的這個成果,後來會成爲一個劃時代的産物——世界上首個用原始方程直接進行實際天氣預報的方法,隨即用于天氣預報,至今仍在沿用。

  1961年,曾慶存以詩明志:“溫室栽培二十年,雄心初立志驅前。男兒若個真英俊,攀上珠峰踏北邊。”那一年,他只有26歲。

  此後,曾慶存全身心投入到科研高峰的攀登之旅:踏足全新的氣象衛星領域,提出“最佳信息層”和反演方法,提出人工調控自然環境的理論方法、氣象災害的監測、預測和防控調度實用研究……

  他很清楚,科學的攀登,並非一朝一夕,也非一人努力就能完成,而需要幾代科技工作者接力完成。

  早些年,已在科學界赫赫有名的曾慶存,每每談及成就總說,“功勞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曾經教過曾慶存的老師將科學的接力棒交到他的手中,而他也希望將接力棒更好地傳下去。

  “希望有更多能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的青年投身科研事業。”曾慶存說。

  眼下,他最關心的,就是我國首個專用地球系統數值模擬裝置——“寰”的落地建設。這個計劃2022年完成的大科學裝置被形象地稱爲“可以爲地球做CT”。“等建成了,我一定要去現場看一看。”曾慶存說。

  這位85歲的科學家,選擇繼續攀登。

  (原载于《中国青年报》 2020-01-14 12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